您现在的位置: 华中大在线视野网  -  马研中心  -  正文
赵振宇:实现民族复兴要把握中国时间与中国效率
点击次数:   发布时间2013-05-29 17:38:30

  一、所谓“中国时间”在这里包含两个含义,一是以人类观察感知得到的自然时间。按照国际通用的格林威治时间的规定,全国统一采用首都北京所在的东八时区的区时作为标准时间,称为北京时间。在这里,北京时间就是中国时间,只有将各地方的计时标准与北京时间统一,才能规范和方便全国人民的生产生活和出行交流(不同时区有与该时区相符的作息时间)。由此,重视每一座城镇、机关、学校、医院、商店、车站、码头、机场等地域和部门的计时器的准确无误和人们使用时间的准确无误是十分重要的事情。

  时间的第二个含义是与计划和管理相联系的社会时间。到中国共产党成立100周年的时候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和到新中国成立100周年时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这是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之梦。“两个100年”是我们民族复兴的最大时间表,一切在为中华民族复兴而努力工作的人们都该牢牢记住这一时间,并严格按照这一时间表的要求规划和实施自己的工作。只有“实实在在和没有水分的增长,有效益、有质量、可持续的增长”,才能有效地推动我国社会经济建设各方面的可持续的科学发展。

  “中国时间”还必须是稳健的、审慎的、带着道德感和公平感的,换言之,“中国时间”是一种迅速而又正义的时间观念。

  二、所谓“中国效率”也应包含两个方面的含义,一是“中国速度”。办好中国的事情,妥善处理好当下复杂纠结的矛盾,关键在于发展。而发展没有一定的速度是万万不行的,只有排除万难,提高发展速度,才能为我们从容解决棘手问题创造机遇、提供空间。二是“中国公平”。速度不是万能的,快速发展应该也必须导向正面、积极而公平的中国效益。今天我们谈论“中国效率”的时候,不得不逻辑性地谈论到“中国公平”,正如党的十八大报告明确指出的那样,必须坚持维护社会公平正义。

  在全国各地都在大反形式主义的今天,我们要特别反对只改形式不换内容的新形式主义。红地毯撤了,文件袋轻了,会议时间短了,开会的人少了,节约了,好不好,当然好。但这只是形式换了一下而已。效果呢,并没有因此而提高,相反,该把大家讨论的环节取消了,把该座谈交流的东西取消了,把该认真研究的程序舍弃了,在某种情况下,把干群交流、同志互助、同心协力、同舟共济的那么一种氛围也取消了或冲淡了。形式上是改了,但效率也随之而去了。如此这般,提高中国效率只能是一种奢谈,于改革开放大业极为不利。中国效率,应是一种拒绝空谈,充盈实干含量的效率观。